阁主的小鸽子

这世上的事,大抵都是对“敌人”宽容,对“自己人”严苛的。

对方撕的再凶也有人站出来发声,可这次连一句“她代表不了我”都不说,完全忽略事情的开始与过程,直接用结果论成败。

我并没有说她这样做没有不妥。

可是,这与我辛辛苦苦念了三年高中,爸妈尽心尽力培养,结果高考失利,就被人评价说没心没肺大脑愚钝有什么大区别呢。

说别人永远比自己做要简单得多。如果自己去实行,其实未必谁比谁做的多好。

评论

热度(1)